首页 杨宝 正文

妥协换来“团结”:欧盟对俄“部分禁油”,谁会先撑不住?

杨宝 adminqwe 2022-06-07 07:46:03 51 0

  6月3日,欧盟第六轮对俄制裁方案的制裁措施正式生效。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5月30日深夜就在社交网络推特发文称欧盟27国已就第六轮对俄制裁达成了一致,立即禁止进口75%的俄罗斯石油,到了今年年底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将削减90%。

  此外,制裁方案还包括将俄最大银行俄罗斯储蓄银行排除出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系统(SWIFT),禁止3家俄国营媒体在欧盟落地与传播,以及对部分俄公民施加更多禁令与限制。

妥协换来“团结”:欧盟对俄“部分禁油”,谁会先撑不住?

  一、姗姗来迟且部分禁油:一致对俄之难处这一共识的达成,发生于5月30日至31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成员国峰会期间。深夜出炉的结果,出现在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呼吁欧盟各国“团结”之后,也被部分欧洲领导人和西方媒体视为欧盟展现了难得的“团结”。事实上,这一“团结对外”,不仅难得,而且实属姗姗来迟、来之不易。

  自今年2月底俄乌冲突全面爆发至5月初,欧盟共对俄罗斯发起了五轮制裁,持续加码,涉及能源、金融、进出口、科技等多个领域,但始终未能通过针对俄罗斯经济命脉的战略能源——石油与天然气的禁运制裁决议。5月4日,欧盟委员会终于提交了第六轮对俄制裁措施提案,旨在今年年底前彻底淘汰俄成品油,实现对俄罗斯石油的完全禁运。

  然而,第六轮制裁的通过并不顺利。匈牙利、斯洛伐克、捷克、保加利亚等中东欧国家对俄罗斯能源依赖度偏高,从一开始便对于俄能源领域的加码制裁存在异议。据泛欧新闻媒体“欧洲动态”(Euractiv)5月初报道,除了部分中东欧国家,希腊和塞浦路斯也反对欧盟禁止海运供应的俄罗斯石油。对此,该媒体认为第六轮对俄制裁方案“打开了欧盟的潘多拉魔盒”。

  正因为如此,在5月16日的欧盟外长会议上,各成员国未能就第六轮制裁提案达成一致,“禁油令”的实施未能如期实现。尽管当时乌克兰外长库列巴亲临布鲁塞尔会场,也无法阻止以匈牙利为典型代表的国家坚持强烈反对意见。

  到了5月30日,会议上升到成员国领导人峰会的高度。再谈“禁油令”时,欧盟委员会也做出了让步,将“全面禁油”改为“部分禁油”,即暂不禁止通过管道供应至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捷克的俄罗斯石油。这也应和了匈牙利外长西雅尔多·彼得之前的表态,被视为欧盟为了安抚匈牙利而做出的妥协。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分析,阉割版的海运禁油令限制了目前三分之二的俄罗斯石油供应。然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指出,实际上俄对欧盟出口石油的禁止范围可达到九成,因为德国和波兰已经表态将在今年年底削减、摆脱管道供应的俄罗斯石油。剩下约10%的俄罗斯石油,仍在通过“德鲁日巴”(意为“友谊”)输油管道南线输送,供应至匈牙利等中东欧国家。

  “德鲁日巴”管线建于1960年,如今涵盖了匈牙利65%的石油供应,该国85%的天然气也需从俄罗斯进口。5月30日达成阉割版“禁油令”协议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难掩喜悦之情,声称这是匈牙利的“胜利”,标志着该国“挫败了欧洲理事会禁止匈牙利使用俄罗斯石油的提议”。

  由此可见,没有此番大打折扣,欧盟27国连姗姗来迟的“一致对俄”也难以实现。即便达成了阉割版的禁油共识,也难掩共识之下不同成员国在制裁问题上的异议与矛盾。

  虽然匈牙利政府认同油气来源多元化的发展方向,也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但在匈方看来,妥协方案显然没有满足其全部诉求。欧尔班抱怨道,妥协方案只是概述了欧盟该如何摆脱对俄化石燃料的依赖,并没有就欧盟“如何为中欧内陆国家提供资金、确保能源供应”给出足够的细节。近期,匈牙利提出当前需要7.5亿欧元,以投资延伸至克罗地亚的输油管线,并升级两家炼油厂,由市场价格较低的乌拉尔原油转向更贵的布伦特原油。

  但欧盟在支持克罗地亚输油管线延长的同时,对于匈牙利要求的大额资金犹豫不决,因为贸然给匈牙利的炼油厂提供补助,可能违反欧盟的竞争规则。除了匈牙利,随着对俄“禁油令”逐渐落实,势必更加高企的布伦特原油价格,也将引发部分其他欧盟国家的连锁反应。届时,“一致制俄”的持续性将面临现实的挑战。

  二、禁油令之后的欧洲:制俄成功还是难以为继?

  对于欧盟而言,通过第六轮制裁决议可谓痛下决心。显然,这是一个既能进一步增加俄罗斯经济压力,又会对欧盟自身构成阵痛的决定。对于欧盟来说,这一制裁的持续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禁油令”的经济压力对俄作用几何,以及欧盟能在多大程度上承受与俄能源脱钩的代价。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俄罗斯第一大出口行业,油气出口是俄罗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在对外出口中,高达一半的俄罗斯石油输送至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而欧盟国家便占据了这个“富国俱乐部”半壁以上江山。除了前文提到的几个中东欧国家,德国、荷兰和波兰更是OECD国家中最主要的俄原油进口国。换言之,一旦以欧盟为代表的西方世界对俄罗斯实施石油禁运,俄罗斯几乎不可避免收入锐减,经济下行压力剧增。

  就在欧盟峰会通过“禁油令”的同时,据BBC报道,在国际制裁、经济压力和战场消耗多重因素叠加作用下,俄罗斯经济状况甚至难以支撑其军事产能需求,俄军前线所需的军事装备更新与供应面临严重缺口。

  巧合的是,在此次欧盟特别峰会召开之前,英国路透社刚刚援引了18位经济分析人士在5月底做出的预测,调低了俄罗斯经济缩水的预期,预估今年俄罗斯经济将缩水7.6%,全年通胀率达到16.4%。相比于俄经济发展部和国际组织先前的预测,俄经济恶化情况显得不那么严重,但也属于近30年来最糟糕的单一年度经济表现。

  市场预测动态波动频繁,“禁油令”之后,国际市场更难看好俄罗斯经济。尽管部分俄政府人员已经扬言俄罗斯将找到新的替代客户,但就能源消费需求而言,其他国家很难替代、弥补欧洲老牌发达工业国家的石油进口体量。可以预见的是,“禁油令”对俄罗斯的经济杀伤力不久将初现成效。

  与此同时,石油禁运开始实施后,就自己要付出的代价而言,欧盟各国能承受多久,能否如期找到俄罗斯石油的替代方案,也将决定其制俄效果。

  按照目前的计划,在资金到位的情况下,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捷克要到2024年才能完成炼油设施升级,彻底摆脱对俄罗斯石油的依赖。其他欧盟国家将在未来六个月内停止进口俄罗斯原油,在今年年底前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产品。考虑到希腊、马耳他和塞浦路斯三国提出的顾虑,在欧盟对俄石油船运禁令落地之前,欧盟将禁运过渡期从一个月延长至三个月。

  欧盟称其“禁油令”的目的在于迫使俄罗斯无力继续其“特别军事行动”,从而不得不从乌克兰撤军。无论俄罗斯未来数月内是否会撤军,对俄石油进口一定程度的减量,足以让欧盟各成员国感受到显著压力。

  欧盟统计局(Eurostat)数据显示,2021年欧盟约四分之一的石油自俄罗斯进口,数量与第二、三、四大进口国(挪威、美国、利比亚)的总和相当。具体到欧洲各国,最近申请加入北约的芬兰及波罗的海国家拉脱维亚超过九成的石油从俄罗斯进口,德国、意大利、波兰有近半石油依赖俄罗斯进口。近期,俄罗斯正以能源“卢布结算令”、提升关键利率等手段稳定卢布并缓解通胀,而欧洲国家正在面临着能源价格高企和通货膨胀压力。

妥协换来“团结”:欧盟对俄“部分禁油”,谁会先撑不住?

  欧盟达成对俄部分石油禁运令的当日,本就持续上升的布伦特原油市场价格于5月31日达到每桶123美元,创下两个月以来新高。与此同时,汽油价格在欧盟和英国也分别超过了每升2欧元和1.8英镑。在能源价格飙升的影响下,欧元区国家的通货膨胀率在今年5月进一步提高至8.1%。

  此前,由于油价高企、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影响基本民生,欧洲各国的不满甚至成为了法国大选和英国地方选举的重要议题,各国政府竭力采取多种手段仍难以缓解问题。

  一旦“禁油令”持续一定时间,给欧盟各国造成的能源价格上涨与通胀压力令社会和民众难以忍受,而民间更加强烈的不满传导至各国政府,这些国家的领导人能有多强的定力继续坚持对俄石油禁令,可能会打一个问号。进一步说,彻底与俄罗斯这个主要能源出口国脱钩,而寄希望于其他国家扩大出口作为替代,是促进还是削减了能源供应多元化,也有待时间的检验。

  除此之外,油气供应是否为事关欧盟制裁俄罗斯的唯一阻碍,也很难一概而论。且不说仍未放弃在俄乌之间居中协调、期待与俄和平解决争端的法德两国,欧盟近期最大“刺头”匈牙利在处理对俄问题上的“特立独行”,也不只是因为油气供应。

  由于乌克兰外喀尔巴阡州15万匈牙利族人的现实问题,匈牙利与乌克兰的历史领土纠葛,以及匈牙利国内(尤其是执政党青民盟支持者)的“亲俄反乌”基本盘,欧尔班不仅在欧盟制俄援乌问题上表现不甚积极,甚至还是战火点燃后唯一一个公开批评泽连斯基的欧盟国家领导人。

  而他在近期宣布实施“战时紧急状态”和多次阻挠对俄“禁油令”,也被青民盟的前党员伊斯特凡·海格杜斯解读为对俄罗斯总统普京传递的信号,即在欧尔班眼中,俄乌冲突“仅仅发生在两个主权国家之间”,匈牙利与此无关,普京在欧盟阵营内部“还有朋友”。

  阉割版的第六轮制裁,究竟是在落实之后难以为继,抑或是真能达到制俄援乌的效果,与其说考验的是俄罗斯当下的实力与定力,不如说更考验欧盟自身的定力和凝聚力。(胡毓堃,中国翻译协会会员、国际政治专栏作家)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5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热门标签